东部冬

准备好出发就告诉我,我跟你走

逝去光景,深入骨脊。

请将我撕裂,
一个是夜晚的浪子,
一个是白日的梦人。

颓靡不堪

世界上奇妙的事情很多,
比如说,认识你

我活的绝望,

并没有那个权利将你也拉入黑潭。

——《生活志》


抬头 低眉,

再来也变成数十年,

我没有长高,

你没有变。


逝去光景,刻入背脊。

入境:陈先生
摄影:近荣
地点:体育馆

有一种鼠绘叫做“我画粗来像用头顶着画的” 教程 临摹 什么都跟了谁能告诉我我画的这些是什么鬼🙈🙉🙊

当我看着这座城市,我会感到自己是个入侵者,不被容纳与接受。我疲惫却又不得不去与它融合。